您的位置: 首页 >综合 > 正文

岁夺冠被认为蒙的 邓亚萍少时即懂不能走常人路

2018-07-18 14:49:44来源:

邓亚萍邓亚萍

邓亚萍在乒乓球运动中所创造的历史,更像是一种传奇,自身先天条件的不足,让邓亚萍比一般的运动员对球台的控制力弱上不少。年少时邓亚萍就很清楚,“我不能走常人路。”

归零,是一种本能

赛场是运动员最熟悉的战场,邓亚萍十年职业生涯,蝉联奥运,三摘世乒赛桂冠,老一辈中国的乒乓球迷看她打球总是很放心。

与胜利的结果相比,邓亚萍更看注的是过程,每一场比赛结束之后,“过电影”般的回顾比赛,是邓亚萍走下赛场之后的必修课,“我们从小到大要打无数次比赛,甭管是小的比赛还是大的比赛,这么多比赛里头你不可能每一局球都打别人21比0。有输的时候,更有可能打得很紧张,或者是两三分球赢的。但显然要看到你还是输了那么多球。那要去总结那些输了的球的问题,虽然你比赛可能赢了,你只不过也才赢了两三分而己。所以你还是要去总结,你怎么能在关键球的时候,在某一个关键的时候能够逆转。凡是比赛完了之后,都会像过电影一下过一过,这场比赛哪一个环节上出了问题,和哪一个环节上打得非常好,最终逆转。”

中国乒乓球队总在强调“从零出发”,也正因此能长时间的立于世界之巅,而邓亚萍在踏上职业运动员道路的那一刻,时时刻刻的反思和归零,早已经成为了看待事物的一种本能。

突破,不能走常人路

邓亚萍说自己是个幸运的人。原因在于能够在十三岁这样小的年纪,一举夺得成人组的全国冠军。也正由此得以叩开通向世界舞台的大门。

回顾当时夺冠的情形,邓亚萍道,“当时乒乓届的很多教练,包括国家队的教练都不认可,好多人认为我是蒙的,因为我的打法非常的怪,没有人认识我,也没有更多的人注意到我,没有关注我以后呢,他就对我的打法对我的研究就不够。所以我好像就是出奇制胜的感觉。”

但熟悉邓亚萍的人都知道,她年少结缘乒乓,并非走得一帆风顺,因为身高的不足,得不到认可,国家队进不去,甚至河南省队都不曾伸出橄榄枝。但这些遭遇并不能够阻拦邓亚萍对小小银球的热爱,在父亲和其它教练员的指导下,“跑得更快,比别人球打得更快、更狠,把球打得比别人更怪”,这三个“更”字,早早就刻入了邓亚萍的心中,更成为贯穿她整个运动生涯的座右铭。

通向巅峰之路,任谁都走得如履薄冰,更何况是强大如斯的中国乒乓球队。也恰恰是因为早年的坎坷,也让邓亚萍第一次在比赛中扬眉吐气之后,仍然保持着异常的冷静,“我也知道,如果我真的能够站稳脚跟,站在一个位子上,能够不被撼动的话,是要有绝对实力的。这个绝对来自于什么呢?来自于你对球的理解,来自于你的心态,来自于更加成熟的一些打法,包括一些你的得分的手段。”

邓亚萍在乒乓球运动中所创造的历史,更像是一种传奇,自身先天条件的不足,让邓亚萍比一般的运动员对球台的控制力弱上不少。年少的邓亚萍就很清楚,要突破,“我不能走常人路。”

荣誉,是属于团队的成功

每每邓亚萍身披国家队战袍登场,“打球凶、速度快、变化多”是著名解说员宋世雄对她最精确的总结。这种对乒乓球理解的颠覆,将邓亚萍帮助国乒的盛世王朝建立得更为稳固,也让她赢得了“乒乓女皇”的称号。

谈到自己的打法,邓亚萍说,“从我自己的打法来讲,做了非常多的调整。可能一开始,更多的是别人不是很适应,因为我把长胶这样防守型的打法,打成了一种进攻性的打法,把它颠覆了。这在我之前,在我之后都是没有的。当时张指导,在我的打法方向上下了很多功夫,包括怎么去打这个球,既要有长胶的性能,又不能按长胶的套路来打。当时在青年队的时候,我的教练叫姚国治,他跟张指导一起琢磨、商量,到底我这个打法应该往哪个方向去,从器材开始研究,比如海绵要多厚,海绵要多硬,胶皮的胶粒要多长,既要保证长胶的性能,又要把长胶的固有打法颠覆掉,打成进攻型的打法。”

但当时国内的乒乓器材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,邓亚萍的长胶进攻打法,让本来就很脆弱的长胶胶粒根本经不住她三两下的发力。为了能够保证训练,邓亚萍的拍子上经常是开着天窗补了又补,只有在比赛时才舍得换上新胶皮。为了能够满足邓亚萍对器材的特殊需求,两位国家队教练甚至把橡胶研究所的工程师专门请到了国家队里来,反复沟通实验。到现在,邓亚萍还清晰的记得当初姚国治对工程师提出的要求,“能够保证打五局球,就是打满一场球,你哪怕打满一场球,下来重新换,都可以。但是这五局球,不能断。”

也正因此,邓亚萍并不把获得的这些荣誉看作是自己一个人的功劳,而是属于大家,属于团队的成功。

创新,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

回顾自己走过的路,邓亚萍更愿意相信这是一条被逼着走出来的路,在成为了世界冠军一飞冲天之后,一时间也成为了所有世界好手针对研究的对象。这让彼时作为国乒一号主力的邓亚萍,身上的担子更重。

面对不断的冲击和挑战,创新是邓亚萍坚持的求胜之道,“你要不断不断的去创新。只有创新了,别人才跟不上你的步伐。这个创新其实是在自己的控制下,有的时候可能是一种微调,小小的一个创新。不去变,不去创新,反而自己总是在拿老的一套东西打,我反而觉得心里很虚,如果说我要是有一些新的技术推出来,我可能会在关键局的时候能够逆转。所以可能大家也都经常看到,为什么你经常能够逆转,老是觉得看我打球感觉很放心。落后再多的时候好像我都能够追回来,能够赢。我的这种打法相对比较凶狠,搏杀性更多,如果我不积极主动的话,一旦形成了别人的套路,打到别人的套路里面,我一定很难摆脱。所以变一定是我先去变,别人在去跟着我去变的时候,我也可以以不变应万变的打法。所以这是完全取决于我对场上掌控的能力,但是我觉得最最有把握的,还是要把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里。”

相关阅读

  • 聚焦鹏城
  • 深圳指南
  • 深圳美食
  • 深圳购物
  • 电影情报
  • 品牌传播
  • 企业资讯
推荐阅读